屠苏酒浓

魔狱(二)

魔障已成,心如牢狱
此情若在,不死不灭
跨越生死,毁天灭地

        酒吧,
        杯中的红酒摇摇晃晃,倒映着周遭的光怪陆离,显得越发妖冶。
        “霆哥,别来无恙”周一(原创人物,取名无力)摇摇晃晃的迎上前来,笑意盈盈。
        “周一,听说你最近谈了个大生意,得了大金主,恭喜。”陈霆依旧看着杯中红酒,没有焦距,轻抿的唇轻轻传出话语。
        “呵~呵~,霆哥哪里话,霆哥待我恩重如山,我是赴汤蹈火,万死不辞,怎会乱来啊。”脸颊不正常的潮红,周一觉得他就像是梦游。如果前一秒是梦游仙境,那么下一秒便是沉沦地狱。
        他不知道他是怎么来到黑暗的角落的,只记得那白闪闪的东西是那么的刺眼。
        “解决了。”
        陈霆轻摇红酒,“嗯”
         “霆哥,项家少爷来了。”
         “好,301,直接把他带过来”,“是”。
         项允超被带进了酒吧,说不紧张是假的,昏暗、晃眼、吵闹,就像一根根针袭击着他每一个毛孔,他太没有经验,也太没有把握。
         “进”。门里传来沉稳而清冷的声音,项允超敢肯定,这就是陈霆,那隐隐的威严他不会感觉错。跟在带路人的后面,他踏进了门,一个改变他一生的门。
       陈霆在他进门的一刻,就已经在打量他。刘海遮住了额头,在昏暗的光线中,眼睛里熠熠发着光,像星海,一不小心就会向往。没有一贯作派的领带,精致的蝴蝶结出人意料的合适。明明像个学生仔,干净得让人生厌,而微微扬着的猫弧却是说不出的邪魅。
       陈霆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只是微微蹙起了眉。
       面对陈霆审视的目光,项允超也不在意,同时也在打量着他,刀刻的轮廓,微抿的薄唇,后仰的身体,交叉的双手,光亮的大背头。无一不透露着主人的威严与冷漠。项允超紧了紧微握的手,随即松开,伸向陈霆:“项允超,多多关照”,陈霆回握:“陈霆”。陈霆收回手,掌心还残留着触感,是冰凉的。
       “明人不说暗话,我可以给项总在香港立足的筹码”陈霆挑了挑眉,他很自信,他说的一定能打动项允超。
         “条件呢?”项允超喜欢他的爽快,也不打算迂回。
          “我需要钱,如果项总同意,我现在就会汇一笔资金给你,不瞒您说”,陈霆顿了顿,邀请项允超喝酒,陈霆抿了口红酒,透着酒杯看着项允超,这么近的距离让他可以看得很清楚,美,确又不女气。“这些钱不干净”,“我需要的...正是干净的钱”。
         “好”。
         陈霆没料到他会这么爽快,但转念一想,倒也不奇怪。陈霆看着项允超无动于衷的脸,一个念头冒了出来
         “还有个条件,你...做我的床伴”。
         项允超瞪大了眼睛,他想确认陈霆是否在开玩笑。看起来不是。
         “没想到霆哥口味这么独特”,项允超戏谑地看着他,却难掩心中的苦涩。他当然知道陈霆不会是其他目的,只是想把他彻底拉下水,再无力逃脱。
          项允超想得没错,只是陈霆并不只是想把他拉下水,他还想看看这集干净与邪魅于一身的小少爷沉沦在黑暗里又会是什么模样,他充满了好奇。
          只是陈霆没想到把项允超拉下黑暗的深渊,会让他自己陷入魔障,无法自拔。
         
         
        
     

评论(6)

热度(27)

  1. 不离。屠苏酒浓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