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苏酒浓

魔狱(三)

        “在香港的计划大致就是如此,大家还有什么意见?”项允超双手撑着桌面,紧盯着听完计划的公司重要人员。
        “……”
        “如果大家没什么意见,就这么定了。”项允超作势要一槌定音。
        “项...项总,财政部门的资金调动有点困难...”
         “是啊,项总,我们的公关问题也有待解决”
         “项总,还有人事部门”
         ……
        项允超捏了捏眉心,连这些员工都对他充满怀疑,不禁让他有些心寒。局面开始难以控制,公司好像瞬间就濒临崩溃。
       
          “怎么,项总不等等我就擅自开始了?”
          嘈杂声一瞬间被刀切断,纷纷望向声音的来源。陈霆斜倚在门边,强大的气场昭示着这是个厉害的人物。正在大家面面相觑的时候,陈霆开了口:
          “不好意思,做个自我介绍,陈霆。”
          说着一步步走向项允超,项允超没料到陈霆会来,不过刚才的局面也庆幸他会来。
          “哪用您亲自介绍,这位是我们公司新入的大股东,香港人”项允超顺势与陈霆握了握手。
           “不好意思,计划我下来单独跟你聊”,说着项允超转过头来:“对于刚才的计划,大家还有什么问题吗?”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摇了摇头。
            “那就好,散会”
   
            “多谢”项允超还是向陈霆道了谢,“你也看到了,”
            “什么?”
            “我的处境,不过,霆哥应该早就知道了吧。”
            陈霆走近他,“只要你想要,我都会帮你得到”
            项允超怔了怔,看向他,陈霆笑了笑,一把捞住项允超的腰身,使他贴近自己,满意得感觉到项允超一瞬间的僵硬。
           项允超穿衣总是一丝不苟地扣到最后一个纽扣,充满了禁欲气息。陈霆从见到他的第一眼起,就想撕碎他的伪装,他想看到项允超那故作镇定后面的真实反应。是仙,是魔,一探便知。
           陈霆也从不犹豫,大手已开始解开他的衣扣。
          “不!住手!”项允超紧紧抓住他的手。不知是害怕还是紧张,项允超有些颤抖。
          “怎么?项总想食言?”陈霆有些不悦。
          “别……”项允超闭了闭眼,像是鼓足勇气,“别,别在这里。”
          “那好,项总想在哪儿呢?不如就到我的住处,干脆直接搬过来吧。”随后又加了一句,“现在就搬。”
          
          项允超是晚上到陈霆家的,陈霆并不在,他细细打量着陈霆的房间里。干净整洁,没有一丝多余的装饰,单调得有些怕人,床单是纯白色的。项允超怔怔得看着,今晚在这里,他将彻底沦落。
         花洒流出的水,顺着项允超的肌理流动,劲瘦而白皙的身体没有一丝赘肉。
        穿着浴袍的项允超坐在沙发上等着。不知过了多久,他就这样睡着了。
         陈霆回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项允超蜷缩在沙发上。他没有吵醒他,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他,长长的睫毛微微翘着,在灯光下投出一片阴影,连鼻子也是挺翘的。清秀的面庞使得陈霆快要忘记他的身份,看着他安静的睡颜,陈霆躁动的心也随着沉静下来。
        他不是故意晚回的,老狐狸又摆了他一道,有块油麻地出了问题,他必须去解决。只要老狐狸还在,他就不得安宁。看来有些事必须做了。
       陈霆抱着项允超,把他放在床上,看着他的睡颜,看来今天自己也有些累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伸手揽过项允超,使他靠在怀里,渐渐地也睡过去了。
        黑暗中,项允超睁开了眼睛,早在陈霆回来的时候就醒了,项允超并不会感激陈霆今晚放过他,相反,不安感却在逐渐加深。
        面对这个高深莫测的陈霆,他不能保证到最后可以全身而退。说不定,只会是鱼死网破。
      
          
        

评论(7)

热度(34)

  1. 不离。屠苏酒浓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