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苏酒浓

魔狱(四)

       “醒了?”
       项允超睁了睁眼,还有些迷糊,斜着瞟了陈霆一眼,等等,他看到了什么?!
      
         陈霆半倚着门,冲他挑了挑眉,关键是那hello  kitty的围裙是怎么回事?!项允超瞬间七窍醒了五窍,蹭的坐起来,揉了揉眼睛,确认自己并没有看错。
    
        “哈哈”    陈霆满意地看着项允超一系列的反应。不要问为什么这么大的违和感,因为连陈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喜欢看项允超流露自己最真实的反应,或许是讨厌这样干净的气质偏要装出一副高深的模样。

        其实并不是陈霆真喜欢这样的围裙,他习惯早起,自己准备食物,只是一贯使用的围裙歹不歹的出了幺蛾子,想着今天就算了,偏偏无意间看到了上次阿祥送他的围裙,说是什么培养一颗童心。他自是不在意,不过一想到项允超看到可能流露的反应,他就充满了恶作剧的满足感。

        看来效果是不错的。“怎么?我还没出手,项总就已经下不来床了吗?”
        “那也要看霆哥有没有这个本事”。项允超微微仰起头,挑衅地看向陈霆。
        “嘶~”陈霆皱了皱眉,
        “不知道昨天是谁紧张到发抖”。他不明白项允超为什么嘴上总是爱刺激他。
        “行了,快起来吃饭,一会儿带你见几个重要客户。”

        “不是要见什么客户吗?”项允超看着巨大的游乐场,对陈霆的说辞充满了怀疑。
        “是要见,不过还有一会儿。”陈霆扯了扯嘴角。
        “项总有兴趣坐过山车吗?”
         “……”
          “嗯?”
         “……谁会怕,坐就坐”项允超极力掩饰自己的紧张,可正常的时候他又怎会说出带着赌气意味的话。
       
        项允超撑着栏杆,感觉手脚都有些不听使唤,脸色也苍白得没有血色。
       “没想到项总居然怕过山车……”陈霆表示遗憾得摇摇头。
      
       项允超定了定神,眼角余光看到了冰激凌店,又看了看陈霆,径直走了过去。
       陈霆看着拿着冰激凌走过来的项允超,将冰激凌送了上去,没有进那红润的嘴,而是剑走偏锋在嘴角点了点,留下一点白色。项允超朝陈霆偏了偏脸,勾起了猫弧,眼睛发着光,朝陈霆指了指。
      那一瞬,陈霆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有一股火在流窜,连心脏也跟着兴奋起来。
      “项允超,你真是个妖精。”
     
      陈霆一把扯过项允超,扔似的丢进了车。狭小的空间让气氛愈加暧昧,项允超是真的怕了,陈霆的模样似要将他生吞活剥。
     他想阻止,可陈霆像失去了理智般撕扯着他的衣服,晕晕乎乎中他感觉到空气中的寒意。陈霆滚烫的吻使项允超不住颤抖,浑身上下使不上一丝力气。
      项允超侧头,无力地看着陈霆在他身上肆虐,项允超觉得陈霆真像个野兽,自己成了他的猎物。
      撕裂般的疼痛将项允超飘忽的意识拉了回来,他痛苦地仰起脖子,绞紧了能抓到的任何东西。
      陈霆感觉到生疼,意识渐渐冷静,项允超苍白的脸色,紧皱的眉头,额头上早已被冷汗濡湿。这样的项允超让他感觉到了满足,他甚至在一瞬间希望项允超只能为他疼,只能为他露出这样的表情。他附下身吻了吻项允超紧皱的眉头,等项允超适应过来,才开始攻城略地。
     项允超看着在身体里驰骋的陈霆,肩上的过肩龙也越发的狰狞,认命般地闭上了眼,终究还是逃不过的。
      项允超不会说,他是后悔买了冰激凌的。
     
      

评论(12)

热度(39)

  1. 不离。屠苏酒浓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