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苏酒浓

魔狱(七)

陈霆想要阻止,已来不及。

子弹穿过身体,发出一声闷响,似是恶魔的呜咽。鲜血顺着伤口喷涌而出。
项允超再也支撑不住,从小就特别怕疼,如今他甚至认为自己会不会就这样疼死。恍惚间想到一切都是因为陈霆,又隐隐感到不值。

在意识消失之前,他看到陈霆向他跑来,带着一身别人的鲜血,项允超此刻觉得陈霆真像地狱里的修罗。
也许自己是真的不行了,不然怎么会看到陈霆发红的眼眶,眼里的心疼。

项允超动了动手指,睁眼是满目的白色,药水味充斥着鼻腔,腹部的疼痛越发清晰。
“阿超,你终于醒了!感觉如何?”
项允超这时才注意到旁边的陈霆,眼睛里布满了血丝。他还没注意到陈霆的称呼有什么不妥,只是意识到自己并没有死。

听到陈霆有些温柔的话语,意识消失前的一丝委屈渐渐冒了出来
“疼”
似是撒娇,又似是控诉
陈霆没料到向来嘴硬的项允超竟向他流露脆弱,内心变得一片柔软,抬手理了理项允超有些零乱的刘海,嘴角带着一丝宠溺
“那是子弹,怎么会不疼?”

子弹?听到这个词,项允超的意识渐渐回笼。他记得他受伤昏迷前,陈霆满身是血,打斗声也是不绝于耳。后来呢?后来又发生了什么?
他疑惑地望着陈霆,陈霆自是读懂了他的意思。
“我们逃出来了,警察后面也来了,现在已经没事了,你不用想那么多,都已经过去了。”

项允超满心的疑问,既然陈霆不愿提及,他也没有再问,反正还有机会。
“你好好休息,我有些事必须去处理”
“嗯”

在关上门的一刻,陈霆瞬间变了脸色,生死关头,他开枪杀死了林辉和王磊。这就意味着他和老狐狸已经撕破脸。老狐狸现在正在四处找他,他也不敢把项允超送到普通医院,这里足够安全。
他现在必须做出一个计划,与老狐狸放手一搏,否则他只会是刀俎下的鱼肉。

陈霆从窗口看向病床上的项允超,看到项允超倒下的那一刻,他心脏都漏了一拍,那一刻他只想去到他的身边,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抱起昏迷的项允超,他腹部已被鲜血濡湿,陈霆直感觉心脏揪着般的疼。他甚至以为他就要失去他。

原来,不知不觉中,心已动,情已种。

即将来临的这次搏斗,陈霆赌上所有,刀口上的结果,不是生,就是死。项允超这次必须置身事外。

“阿祥,加派人手,务必保护好阿超。”
“……阿霆,你…,是”阿祥欲言又止,罢了,等事情结束再说吧。

“素食吃够了,如今该换口味了”
陈霆把玩着手里的枪,
“通知所有人”
“杀”

黑暗中,双眸狠厉,嗜血的欲望,杀意的快感,只有一个信仰:
命如草芥,胜者为王。








评论(9)

热度(28)

  1. 不离。屠苏酒浓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