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苏酒浓

魔狱(八)

         项允超无聊地发着呆,他不敢有太大动作,无意间扯到伤口,疼得他绞紧了伤口处的被子,似乎这样可以减少痛楚。
        “陈霆,和你合作,我亏大了”
        细细想来,自从和陈霆确定合作关系,虽然公司发展得好,但实际陈霆拥有很大股份。不仅如此,自己因此失了身,受了伤。怎么算,都是赔本的买卖。
       如今,陈霆消失好几天了,项允超开始怀疑是否陈霆趁他受伤控制了公司。
        “来人!”
         一名黑衣人闻声而来,“项总有什么吩咐?”
         “我要见徐骏,你带他来见我”
          “霆哥吩咐了,您现在不适于见任何人。”
          项允超闻言,似乎验证了他的猜测,项允超再也坐不住,顾不得伤口的疼痛,勉强坐起。定了定神,“你这不是软禁,把手机给我!”
          “对不起,项总,霆哥吩咐了……”,
         “霆哥,霆哥!够了!你把他找来!我倒要问问这是什么意思?!”
          “对不起,霆哥不在”
          项允超死死地盯着机械回答的黑衣人,深深的挫败感让他感到无力。项允超躺回床上,闭上眼不再看他,伤口的疼痛让他不适地皱起了眉。
        
          “霆哥,再这样下去,兄弟们恐怕撑不住!”
          陈霆抿紧了唇,已经几天了,各处陆陆续续地都弥漫着血腥味。当初准备采用和平方式渐渐蚕食掉阿公的势力,如今局势转变,还是免不了硬碰硬。
         只是牵连太广,战线不易拉长,这场搏斗陷入了胶着。
        
         “不能再拖了”,陈霆站起身,“斩草要除根,擒贼先擒王”。
         “老狐狸既然想隔岸观火,我偏要把这火烧到他窝里去。”
        
        捕猎的快感,连空气都兴奋起来。
        陈霆带着一部分人从空隙溜走,直奔“贼巢”。
        
         住处隐秘,暗处人手防不胜防,要想成功进入杀死老狐狸比登天还难。
          “阿霆,不可贸然行动,我们对这里太不熟悉,暗处不知还藏着多少人。”
          “是吗?”陈霆审视着四周的环境,的确太适合伪装。
           “阿祥,我们分为两路,你从东南方向攻入,把动静闹大,我带人找机会进去。”
           “是”
        
         “砰!砰!”寂静的林子,枪声如此突兀。
         “阿公,有人攻进来了”,“哦?霆仔冲我来了,不错,”,“不过,年轻人始终还是这么冒失,我得教教他什么地方该闯,什么地方是黄泉路。”老头笑了笑,“这茶好喝,下次还买这个。”

        陈霆眼看着藏在暗处的人纷纷现身,朝阿祥的方向前去。
        就是现在!陈霆做了个前进的手势,带着人趁此机会溜进了住宅。
        
        兵器变为刀刃,见血封喉,曲折的道路让陈霆不敢轻举妄动。
        “阿公,进攻的人有些蹊跷。”
         老人眯了眯眼,随即笑了笑“这大水已经进了龙王庙了。”
         “我这就带人去搜!”
          “不用,只要我在这儿,他迟早会找来,何必花功夫去找。他这会儿还在找我们呢。”
         
         白光一闪,阿公放下茶杯,身旁的黑衣人挡下飞来的刀刃。
         场面瞬间沸腾,“抓住他!”
         枪林弹雨,在一瞬间开了闸。来人被困在墙后,“陈霆,别挣扎了!不是你的求也没用!你现在投降,我不会计较的!”
        
         刀刃飞来,再次被挡,“陈霆!休怪我不客气了!”
      
           “砰!”
         
           子弹穿胸而过。
          

评论(5)

热度(28)

  1. 不离。屠苏酒浓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