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苏酒浓

魔狱(十二)

          陈霆今天煮了粥,加了一些蔬菜。
           轻轻推开门,床上的被子包裹着项允超,还睡着。陈霆轻缓地走到床边,依然轻柔的理了理床上的人额间的碎发。
           “阿超,起床了,我煮了点粥,吃一些吧,嗯?”
           项允超缩了缩脖子,将头埋进被子里。陈霆哭笑不得,也把头伸进了被子,抵着项允超的额头,手覆上后脑勺,轻轻地磨娑。
          陈霆知道,项允超在受到伤害的时候,骄傲、孤独会将脆弱无限蔓延。他不知道这些年项允超一个人是怎么挺过来的,或许也像现在这样把自己包裹起来。陈霆是开心的,因为已经几次了,项允超在这时是会依赖他的。
         所以现在,阿超,就让我成为你的依赖,好吗?
         “阿超,我抱你去,好不好?”
         “嗯”

    
         陈霆揭开被子,将项允超轻轻地抱起。项允超把头埋在他的颈间,手紧紧地抓着陈霆的衣服,生怕一不小心就会掉下去。陈霆紧了紧抱着他的手。

        “阿霆”
        陈霆愣愣地看着项允超,这是他第一次这么叫他,
         “不要对我这么好,我不值得。”
          “值不值得,都是我心甘情愿的。”
           “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之间太多阻碍,是不可能的。”
         
           “阿超,只要你愿意,对我来说,没有阻碍。”

          项允超没有说话,他还没有想好。

 
         “项总,”徐骏有些着急和不安,
         “说”
          “总部来消息了,说是给您和孔小姐订了婚,要你马上回去参加订婚宴。”
       
         徐骏说完低下了头,项允超的处境他也略知一二,之所以为他鞍前马后,大部分原因还是取决于项允超的手段和才能。而遭到的待遇,连他也忍不住要鸣不平。

        “砰!啪!……”
        项允超将桌上的物品扫了一地,大口喘着,胸口的悲愤、失望,压得他喘不过气来。项允超极力平复着情绪,但眼眶的湿润赤红写满了支离破碎的心。

        忽然间,似是想到了什么,项允超死死地盯着手机,拨通了电话。
        
         “阿霆,我订婚了”
       
         电话那头是死一般的沉寂,

          “阿霆,我们在一起吧”

        
          陈霆再见项允超的时候,项允超正笑着看着他,那笑容那么地凄美。
           陈霆紧紧地抱着他,在他耳边轻轻的呢喃:“阿超,从今以后,我就是你最信任最亲近的人。”
           项允超回抱着陈霆,头埋在他的肩头。
       

评论(9)

热度(28)

  1. 不离。屠苏酒浓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