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苏酒浓

【霆峰】二号线

爱共永:

  陈伟霆的家离公司不太近,但好在他家附近的地铁站不是什么大站,他每天上班都有位置坐,这在高峰期的地铁里简直是VIP待遇。


  他上车后再过几个站,就是一个能转线的大站,每天都涌进一大波人,把车厢挤得水泄不通。陈伟霆戴着耳机都能听见有人在大嗓门接电话,只好调大音量,低头在社交网络上刷动态。听着音乐不方便听广播报站,他抬头想透过密密麻麻的人瞄到外边是哪个站,视线却定格在面前人的裤裆——


  他不是故意要一直盯着人家的裤裆,但对方裤裆的突起实在是难以忽视,他作为一个健康男性,自然会忍不住多看几眼。


  陈伟霆觉得有些尴尬,视线往上,看清了对方的脸,是个和他年龄相仿的青年,长得不错,和地铁车厢里铺天盖地的碳酸饮料代言明星还有点像。他也在低头玩手机,神情并无异状。


  究竟是在看什么,才能一边兴奋一边还若无其事啊?陈伟霆又看了一眼那突起明显的牛仔裤,仔细思考,又想要笑,只好捂着嘴不要笑得太明显。


  陈伟霆又往上看,刚好对上对方的视线,他笑得更开了,眼神示意他看自己的裤子。青年瞪着一双大眼,皱着眉头,顺着陈伟霆的视线朝下看,看了两三秒,恍然大悟,脸唰一下红起来。他似乎想调整一下站姿,但车厢里人太多,能站稳就不错了,哪里还有位置让他换站姿,一动就要踩到别人的脚,他只好继续这么站着,脸上带着窘迫的些许红晕。


  陈伟霆不太忍心继续笑他了,毕竟这个境况实在太可怜,很多时候,人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他不该嘲笑别人。陈伟霆坐直身体,眼神飘到外面去,给人留一点最后的面子。


  车门又打开,陈伟霆身边的乘客冲出重围下了车,留出一个位置,青年如获大赦般坐下来,松了一口气,马上把包放在大腿上,成功遮盖了引人遐想的部位,还假装清嗓子,缓解尴尬。


  就在他坐下来的时候,陈伟霆没管住自己,还是悄悄看他,才发现是自己想多了——那一小段露出来的腰和裤腰之间的间隙比较大,裤裆会有些鼓囊只是因为裤子不合身,并不是身体在找存在感。


  这腰也太细了,陈伟霆暗自比了比他裤子的码数,这个男生大概穿比他要小那么一两个码的裤子。陈伟霆还想研究研究,到了一个可以换线的站,对方也站起来下车了。


  可惜没能多看几眼。陈伟霆继续玩手机,脑子里却还在想那个青年细窄的腰线。


  陈伟霆上班的时候舒坦,下班就惨了,累了一天,还要在地铁车厢里饿着肚子人挤人。光进站就拐了个九曲十八弯,安检的队伍从安检机一路排到了地铁口的电梯,地铁口外边还有一大条长龙等着进来,他几乎是被人挤进站,又被人推着进车厢,要不是长得高,差点喘不过气来。


  有人下车,他顺势跨进,面对着座位站着。那一排座位当然是被挤得满满当当,他连手机都抽不出来,看外边的地铁广告,低下头时,发现了有趣的事情。


  坐在他面前的青年穿着套头的浅色毛衣,头低着打盹,陈伟霆低头盯着那颗正在一点一点钓鱼的浅褐色脑袋,忍住了想揉一把的冲动。车厢颠了一点点,他就醒过来,揉揉眼睛,头朝右靠着隔板继续眯一会儿。但地铁运行的过程中总有点颠簸,青年的脑袋就被惯性带着离开隔板,然后又往隔板上撞。撞了两次还是轻的,第三次陈伟霆实在看不下去,伸手放在隔板上,青年的头就撞在他的手心里。


  这下不得不醒了。青年马上睁开眼,先看了看陈伟霆的手,又抬头看他的脸,刚睡醒没反应过来,想了两秒才想起陈伟霆是谁。


  "谢谢。"青年小声道谢。


  陈伟霆把手收回来,手心里仿佛还留着青年脸颊的温度和头发柔软的触感。


  毕竟不是熟人,只不过前几日在地铁里见过,他们也没有聊天。青年不敢再睡了,低头看自己的靴子,又平视过来,正对着陈伟霆的裤子和小腹。陈伟霆今天穿得不多,外套里面就是一件紧身背心,还有点透,青年和他离得近,隐隐约约看见了背心下边藏着的腹肌。再加上面对着裆部,陈伟霆再次低头时,就看见对方红了脸和耳朵。


  陈伟霆猜到他在想什么,又忍不住笑,被他发现,得到了一记愤怒的瞪视。陈伟霆越发觉得有意思,眼看着再过一个站对方就要下车了,他奋力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开了微信雷达的界面给对方看。青年看清了界面,也把手机拿出来,犹豫了两秒,打开了雷达。扫出了陈伟霆的头像,他点击头像,加了好友。


  车到站了,青年马上站起来,陈伟霆接替他坐下,两人对视一眼又马上分开。青年费力随着人流下车,陈伟霆则靠着隔板看那个好友申请,一个竖中指的外国小男孩儿头像,和本人完全不一样嘛。


  「我叫陈伟霆,你叫什么?」


  陈伟霆发了消息过去,没过多久对方就回复了。


  「李易峰。」


  FIN


  有续。
 


 

评论(2)

热度(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