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苏酒浓

魔狱(十六)

          “允超,徐骏也来了,他要见你,在erio咖啡馆。”
          “他为什么不直接来这儿?”
          “他说这里不方便,是有重要的事。”
          项允超停下手里的动作,扭头看着孔心洁,张了张嘴,终是把话咽了下去。
          昨晚,项允超在沙发上睡着了,早上醒来时却是在床上,而陈霆已经不在。

          “好吧,”
           项允超简单收拾了下,便出了门。
         
            来到erio咖啡馆,项允超皱了皱眉,空气中弥漫着不好的气味,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徐骏。
             “徐骏,你在哪儿?”无奈之下,只好拨通了电话。
             “公司,有什么吩咐?项总”
              “……”
              “项总?”
              “……”
              “喂!”
    
             项允超头皮发麻,孔心洁从一开始出现就有问题,如今把他引到这里,到底为了什么……

            迅速挂断了电话,急忙找到陈霆的号码,竟因为紧张手一直在发抖,然而,就在他按的一瞬间,咖啡馆里的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向着项允超一拥而上,其中一人一脚踢掉了正准备拨打的手机,
   
            “你们是谁?!”项允超惊魂未定,原来有埋伏。
            从中走出一人,左脸横亘着一条长长的刀疤,
            “项小老板,跟我们走一趟吧~”
            事到如今,项允超反而定了定神,必须搞清楚对方的目的,此事还有孔心洁的参与,肯定不简单。
            “想要什么?”
            “别紧张,我们只是想项小老板陪我们演一出戏,不会把你怎么样~”
             “哼,除非告诉我,钓的是谁~如果是项氏集团,那么,你们的算盘算是打错了~”项允超转身欲走,刀疤男一瞬间挡住了去路,
     
            “小老板,别急啊,不是项氏,是你的情人”
       
            “陈霆”
            项允超瞪大了眼睛,猛地推开刀疤男,直往门外跑,眼看出了门就有机会,却在开门的瞬间,后脑勺感到一阵疼痛,失去了意识……

           陈霆其实一早就来到了昨天卖手链的店子,不管如何,昨天自己都说了过激的话,看到睡在沙发上的项允超时,他再大的火气便也消了大半。说不定真是自己误会了他,想着回去再和他谈谈。
         “老板,我来拿手链”
         “是刻有T和C的那两个?”
         “嗯”

         陈霆怀揣着手链,想着怎么和项允超开口,暗暗思忖,不如干脆直接把手链给他,说不定他一高兴就会原谅他昨天的失言。
        想着想着,就到了门口,陈霆顿了顿,深吸一口气,打开了门。
不见       
         房间里静得出奇,难道阿超和孔心洁出门了?
         陈霆皱起了眉,想看看项允超在不在房间,打开门的瞬间,心顿时沉了下来,
         项允超的物品全部消失了……
     
          陈霆顿感呼吸急促,猛地打开衣柜,不出所料,属于项允超的东西,都不见了……

         “阿超……为什么?……为什么?!”
          陈霆不愿意相信,他一遍又一遍地翻,一遍又一遍地找,他不相信项允超会不辞而别,更不愿相信项允超会为了和孔心洁走,刻意避开他,甚至连一句解释和告别的话都没有……

         “沙~”
       陈霆手一顿,拿了起来,掉落一地的是照片,照片上是他和项允超在海边拍的,项允超笑得还是那么美,可惜现在却变得那么刺眼,刺伤了眼,更刺痛了心~  这是项允超留下的唯一没带走的东西,
         握紧照片的手青筋暴起,不住发抖,
       
         “项允超~你竟如此绝情~”
          心口的疼痛似乎已经麻木,陈霆缓缓闭上眼,。再次睁开的双眼,是满眼的狠厉和痛恨。
         “阿祥,不管你用什么手段,给我找到项允超!”
        
         “项允超,我倒要看看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
         

        “项允超已经下药了,保证几个小时内不会醒。”
        “把车开到里溪路,让孔心洁也去,再把消息传出去。”,“陈霆,我要让你尝尝,被挚爱背叛的滋味,想想还真期待呢~哈哈哈”

        “阿霆,里溪路”
       陈霆握紧了手机,声音如坠冰窖:“项允超,你休想逃~”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