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苏酒浓

【霆超】魔狱(十七)

              陈霆握紧方向盘,开足了马力,他说不清现在是什么感受,只知道心里有什么就要喷涌而出。

              一下车,远远地就看到孔心洁站在车旁,
陈霆眯着眼,微微抬高下巴,
              “项允超呢?!”
              “他不会见你的!你死心吧!”
              陈霆勾起嘴角,缓缓开口,
              “滚开”
            孔心洁瞪大了眼睛,从小的娇生惯养,第一次被如此轻视,而且还是要抢走她未婚夫的人。
            “你有什么资格这么对我说!允超是我的,他根本就没爱过你!”,“我们回去就订婚!”
            似被踩到痛脚,陈霆瞬间拔出枪,对准了孔心洁。
            恐惧充斥着孔心洁的心脏,战战兢兢,仍保持着最后的底线,“我告诉你,你要敢杀我,允超不会原谅你的!”
            陈霆死死地盯着他,半晌,终是爆发了,
           “项允超!你给我出来!”,“怎么?!连见都不想见了吗?!”
            “你说话啊!”
             对着车的怒吼,只是受伤的野兽最无力的呐喊,再也无法自制,陈霆奔向前方的车辆,项允超不出来,他就把他揪出来;项允超躲着他,他偏要项允超看着他,看着他的眼睛,亲口告诉他,他到底有没有动过心。
           

            “砰!”
            一声枪响,似是恶魔的手掌牵绊住陈霆前进的步伐,
             就在一瞬间,孔心洁迅速逃进车,她转头看见陈霆正被枪火逼进了角落,动弹不得。似是不忍看这困兽之斗,马上转过头来,她怎会不知道有人欲置他于死地,只是……
             把项允超搂在怀里,孔心洁描摹着他的眉眼,“你是黑道中人,生死乃常事,不要怪我……”,说着对着怀中人,“允超,你也不要怪我,我会一直爱你的,你忘了陈霆吧。”  “开车”

           陈霆被逼进了角落,对方的打法明显想置他于死地,就在此时,他看见有项允超的车正缓缓启动准备离开。
          “项允超!你休想走!”
          看着逐渐远离的车辆,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悲痛似洪水猛兽席卷了陈霆整个灵魂,撕咬,拉扯,吞噬……
           “项允超……项允超……我的阿超~”
         
           “砰!”
           子弹穿过手臂,手中的枪也应声掉落……

 
            陈霆被包围了,失去了武器,曾经的叱咤风云,如今也只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只是,失败的痛苦也抵不过一次次席卷而来的噬骨之痛~
           陈霆呆呆地靠在车上,早已看不见对准他的枪口,听不见那些刺耳的侮辱,他只知道:
            要杀他的是,项允超

           “砰!”

            这一枪打在了左腿上,陈霆抖了抖,他还不想倒下
       
           “砰!”

           这一枪打在了右腿,他拼命地撑着车盖,汗水顺着头发、脸颊滴下,混进了带着体温的鲜血;紧咬的牙关,濡湿的双眼是满目的不甘与悲痛……
        
         “轰~”
         雷声打破了宁静,陈霆终是支撑不住,伴着沉闷的雷声轰然倒地~
        
         “砰!”
          鲜血殷红,染湿了地面,
          雨水倾盆而下……

          怕是快死了吧,也好,就这样死了,
          项允超,如果我就这样死了,那么我仍然爱你;
          如果,
          我活了,
           你欠我的帐,我会一一讨还,
           那时候,
           我不再爱你

评论(6)

热度(19)